导航菜单

中职选手4月还没签约 在韩职会怎样?-95年安徽巨蟒渡劫事件

台湾中华职棒(CPBL)今年受到武汉肺炎疫情影响,开季从3月14延后到28日、再延到4月11日,两度延后开季也让选手薪资直到4月都还有人没签约。韩国媒体多半把美国、韩国、日本与台湾视为世界4大职棒联盟,直到4月还有续约选手没有在2020年新球季合约正式签字,成为世界奇观。2019年球季10月底结束,10支球团垫底的乐天巨人12月6日宣布完成全队谈薪续约。KBO与选手工会协商规定,休季的12月与1月是非活动期间,选手不能参与球队团体练球,因此春训从2月1日正式展开,极少出现没完成续约选手参与春训案例。▲李大浩曾提出薪资调停。(资料照/统一狮球团提供)KBO存在薪资调停制度以来,姜晚植1984年首次提出申请开始共有76次,真正出现仲裁结果为20次,劳方胜出只有2002年LG双子内野手柳志炫,资方大胜19次,最近一次真正走到仲裁结果是李大浩2011年,结果如上述所言。不管韩职版本的薪资仲裁天秤是否真实平等,也不是劳资强制要提出,但劳资也确实都知道「未签约不允许参与活动」,韩职合约规范选手活动期间从2月到11月。如果真的出现有选手直到4月尚未在新年度合约签字,这名选手在KBO等于无法参与春训、公办热身赛与开季,影响相当巨大。

中职选手4月还没签约 在韩职会怎样?